惊酒

且乐生前一杯酒。

[大/小天狗x妖狐]变小了的大天狗-1

也是颗糖,奶狐糖!

可能会是一个小连载

 

 

妖狐回来的时候高兴得很,手上转着山兔的套环玩得兴起,嘴上大喊着大天狗的名字也叫得欢腾。萤草在后头边跑边喊“诶诶…妖狐你等等我”,蒲公英一晃一晃地沿路飞洒。座敷趴在姑获鸟的背上,探着脑袋看前头两人一个蹦一个追偷偷的笑。

有风,暖煦煦地吹着。

妖狐觉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。

一大清早他便怂勇萤草跟他一起去隔壁寮子找人打架,没成想却被姑获鸟听见了,本以为少不了要挨一顿数落然后被拎去晴明大人那儿受罚,姑姑却少有的善心大发,提了伞剑便同了他们一道去撑场子。

“飒飒飒!姑姑真是威风的很啊。”妖狐心里一边想着,一边忍不住又要夸夸自个,“我更是厉害了,对面那吸血小姑娘活活被我突死了!哈哈哈……就是那九尾狐,下手真重啊尾巴重重地往小生脸上糊!大家都是狐也不讲个情面,嘶…亏得小生还夸她好看。”

 

 

嗖——

推开门,妖狐还没踏进院子就把套环掷了进去,山兔在后头跟着,急得要从青蛙先生背上跳下来去捡它的宝贝。未等她跳到地上,一个白色身影起身一跃,稳稳地叼住了套环,转头鄙夷的望了妖狐一眼。

“嘿嘿嘿…接得挺准啊小白。”

“大天狗!小生今日突了十多下!!”

“诶?”

虽说平日里妖狐咋咋呼呼的也总是遭众人一片沉默对待,但今日似乎安静得有些不太对劲:大家全围着樱花树站着,像是里头有什么新奇的宝贝,连总是在睡觉的食梦貘也跑了出来,四只肥腿垫着矮胖胖的身子使劲向前伸,脑袋恨不得挤到前边青蛙瓷器的罐子上。

“有意思。”妖狐心想,“让我也瞅瞅里头有啥。”想着,他便挤开人群探进一个脑袋去,还来不及揉揉被鬼使黑的镰刀柄戳疼的耳朵,余光里便瞅见了一只小小的妖怪。

井然是跟大天狗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——银灰色短发,蓝白色修验僧服,手上紧紧握着一把团扇,背后扑动着一对漆黑的羽翅,一双小眼睛骨碌碌转着,被神乐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抚着头。

“啊呀呀……新来的小大天狗!”

“原来大天狗小时候是这副样子啊,怪可爱的!小生真是要忍不住喜欢他咧!”

“诶大天狗呢?让他来学学这可爱劲,别整天冷着一张脸看小生。”

“嘿嘿嘿真是太可爱了!”

“小生喜欢!”

众人面面相觑,鲤鱼精忍不住地拿胳膊撞了撞妖狐,向着神乐那使了个眼神,妖狐这才把目光从小天狗身上移向神乐。却见神乐,苦着一张脸把“愁”字直直地往脸上贴,耷着脑袋看着怀中的小天狗叹气。

妖狐一愣,一个不好的想法涌上他心头。

“神乐大人,这,这是大天狗?!”

 

小小的大天狗被妖狐这么一问,哇地一声就哭了。

小天狗一哭,妖狐也就慌了。

神乐正愁得不知如何是好,见小天狗一哭,气得瞪了妖狐一眼,把人往他怀里一塞,也气呼呼地走了。

小天狗哭得更凶了。

 

 

好不容易支开了围观群众,妖狐在众人的一片鄙夷声中将小天狗捧回了房,端端正正地放在桌子上,还替他将腿盘了盘。又跑去拧了条帕子,轻轻地给小天狗擦脸。

“他小时候长得真好看!”妖狐一边擦脸一边在心里嘀咕道。

“大…小天狗,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了。”

“别怕。”


评论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