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酒

且乐生前一杯酒。

[大/小天狗x妖狐]变小了的大天狗-2

天气尚好。

太阳光透过枝桠碎碎地洒在池塘上,微风一下一下地轻轻抚过,泛起好看的波光,金灿灿地,像池边半坐着的鲤鱼精小姐一样。她的尾巴轻轻在池面拍打,溅起一粒粒水珠沾在衣裳上,抹一点太阳光在上头,闪闪发亮。

妖狐两眼也闪闪发亮。

“鲤鱼精小姐生得真好看。”妖狐咽了口口水,摇着折扇迈着步子缓缓向池边走去。

书生佳人,美景佳话。

前三样都齐了,妖狐觉着佳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他用扇柄轻轻挑起鲤鱼精一缕发,俯身低头,一气呵成,毛绒绒的耳朵有意无意地触到鲤鱼精的发箍,上头的花颤了颤。鲤鱼精回头,妖狐看着她浅浅的笑。

“见鲤鱼精小姐一人在此,可需小生作陪?”

鲤鱼精脸上顿时泛了淡淡红晕,也不作答,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又羞得别过头去盯着池面上飘着的那片落叶。

风微微。阳光正暖。

妖狐窃窃,心里正欢喜得很,书生佳人,美景佳话,统统齐了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他说,他望着脸上红晕未散的鲤鱼精说。

 

 

妖狐懒懒得翻了一个身。

这是,床?

“做梦啊……”妖狐一个激灵清醒了大半,他的鲤鱼精小姐,他的美景佳人,他的伉俪佳话,悉数随着他的清醒消散了。妖狐叹了口气,还来不及细细回味一番,耳朵便感一阵吃痛。他急急睁眼,顿时完全清醒了过来。

大天狗?

小小的大天狗??

一时间尚睡意朦胧的妖狐便把事情全理清晰了。

他想起昨日打架回来正想向一向鄙夷他的大天狗炫耀一番,却见众人围坐着满面愁容的神乐大人,苦着一张脸,怀里还抱着一只不知何故变化成了孩童模样的大天狗。神经粗大的他还以为新来一只小家伙喜欢得不行,正想凑过去揉揉小天狗的头,做那他不敢对大天狗做的事情,却猛然发现,这只小家伙——其实是大天狗?!

昔日里那只高傲得不屑多与他一句废言的大天狗,倏地变成了这么一只小小的模样,眨巴着眼睛,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小团扇,哇地一声就哭了。

还…挺可爱的呀,就算哭也这么可爱。

后来呢?

好像后来他本想将小天狗送回自己房间,没成想小天狗却紧紧拽住他的衣领不肯放手,眼泪在眼眶里急急地打着旋儿眼看就要哭出声来。他一心疼,便又抱回自己住处,抱着睡了一宿。

“哎呀!”妖狐气得拍了自己一爪子,“小生……与大天狗同眠?!”

又瞄瞄一旁委屈地咬自己团扇的小天狗,耷拉着脑袋,紧张地看着刚刚向着自己的脑袋拍了一爪子的妖狐,眼泪又开始泛了起来。见状,妖狐急忙慌张地去抚他的头,细声安慰道叫他莫害怕。

“真是,太可怕了。”妖狐心说,“小生还是要娶姑娘的啊!”

 

 

无奈之下,妖狐跑去找山童帮忙搭了张小床。

铺上浅蓝色的毯子,毛绒绒的,摸起来甚是舒服。还找姑获鸟要了几根彩色羽毛来作装饰,瞅见姑姑那见到小孩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欢喜模样,急急地把小天狗抱回房间。左右找不见合适的枕头芯儿,见小天狗抱着他的尾巴一副开心的样子,又忍泪从自己尾巴上剪下一小撮和在棉花里塞了个小枕头出来。

打理好一切,妖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将怀里的小天狗好生放在他的小床上。

“嘿,大天狗,喜欢不?”

“小生可是费了老大的劲给你折腾出来的!软乎吧,要是小生也像你这么小一只肯定要跟你抢了!”

诶……

妖狐察觉有些不合适地地方,挠挠头,爪子在小天狗眼前晃上一晃。

“那个,小生倏地想到,你这么小一只还叫大天狗有些不合适呀。”

“不如叫小天狗吧!”

“不行不行!”话语刚落妖狐便摇头否定了,“小天狗跟叫鸦天狗似地。”

妖狐偷偷地笑道:“你知道不,那鸦天狗可仰慕你了,私底下老哄着我们唤他‘小天狗’过过瘾。”

“啊呀!”

取名字真是个麻烦事儿。妖狐心里烦燥得不行,简直比搭床还要麻烦,不,比聚气还要麻烦!妖狐嘟喃着嘴,想到聚气又多生了几分气出来。要是自己平日里争气些,多甩几个刃卷出去突突突突将那麒麟揍个半死,也不会遭那个一个羽刃风暴便带着大家去捡达摩的大天狗嫌弃,平日里连话也不愿与他多说几句,甚至还隐约听见他对晴明大人说不如把崽子放观战区。

观战区?简直是狐生耻辱!

还偷偷叫小生崽子!小生分明已是只觉醒妖狐,哪怕是被你一手带大的也不允许你用这个称呼侮辱小生!

“诶?”妖狐心念一转,望着一脸迷茫的小天狗,露出一个邪邪的笑容。

“不如以后,你就叫‘狗子’吧!”


评论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