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酒

且乐生前一杯酒。

[大/小天狗x妖狐]变小了的大天狗-3

大天狗丢了。

那日同往常一样。妖狐依旧在一个美梦中醒来,懒懒地赖在床上回味梦里的模样,咧着嘴笑。

姑娘夺了他的折扇躲在林子的另一头露出一角衣摆引他追逐,待离了近了又俏皮地跑开,时不时停下来冲他招手冲他笑。那笑声是银铃,一晃一晃地响,引得妖狐魂丢了般飘飘然地,却心生欢喜。

又好似有些不一样的地方。

妖狐左右打量。揉揉耳朵,不肿,九命猫没有来揪他的耳朵比较谁的比较好看;摸摸被子,不湿,河童也没有来泼一桶水嫉妒他跟鲤鱼精走得近。

哪里不一样了?

狐狸爪子不住地将脑袋挠一挠,把刚刚的美梦通通扔出去开始仔细地想。

突然他瞅见对面一张小床,小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枕头一尺下方,唯独少了一只——大天狗!

“狗子?!”

门正开着一道小缝,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恰适合大天狗那小小的身子钻出去,心一惊,突然从床上跃起奔了出去。

 

 

寮里又喧嚣了起来。

喧嚣的原因只有一个——大天狗丢了。作为寮里唯一一个ssr担当,无论是一手带大大天狗的,还是与大天狗一同成长的,抑或是那些被大天狗一生带大的小妖怪们,统统慌张了起来。他们翻动每一片草丛,试着寻找大天狗遗留的痕迹;又攀上高高的樱花树,向四周瞭望。神乐大人起了卦,准备占卜大天狗的去向;跳跳妹妹抱出了番茄,唤它同小白一起出去找寻大天狗的味道;姑获鸟提了伞剑,展翅一跃便出了门。

妖狐只一个人坐在房间里,望着大天狗的小床发愁。

窗外的樱花树散下几片花瓣,随着风轻轻扬了一会,落下来,躺在地上,跌跌跑跑几下。小妖怪们挺吵的,整个院子都是他们呼喊的声音——

大天狗,大天狗?

大天狗?

妖狐脑子里也是。

眼里也是。

晴明大人把他抱回来的时候,他特别怕生,用一卷小被子把自己紧紧地裹在里头,露出小半截脑袋,一双明媚却紧张的小狐狸眼睛仔细地盯着眼前那只银发白衣的妖怪,见他低头看他,害怕地往被子里缩了又缩。

“大天狗,这只小妖狐交给你了。”他听见晴明大人说。

他有些不愿意,小爪子透着被子紧紧地抓着晴明大人的衣领。又有些愿意,偷偷地去瞄那个大妖怪。

大妖怪不说话,只点了点头,背后墨色的翅膀扬了扬,闪着好看的光,像星星一样。

耀眼,又吝啬地只分享一丁点儿光亮让你瞅见。

他只用了一只手,轻轻地把妖狐从小被子里拎了出去。妖狐只觉得耳朵有点儿疼,还没来得及再用些力气,扯紧晴明大人的衣领莫松开手,便与那大妖怪四目相对。

“他长得真俊俏。”妖狐心想。他眼里什么都没有,没有一粒尘埃,也没有妖狐。

 

 

姑获鸟回来了。

 伞剑别在腰间,一只手托着大天狗,一只手轻轻地覆在上面给他作了毯子。

妖狐第一个冲出来,急急地去抢姑获鸟手中睡熟了的那只大天狗,被姑获鸟一抬手打得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。萤草跑来的时候,不知道是先扶起地上的妖狐好,还是先看看姑获鸟手中的大天狗有无受伤好。便愣在了那里。

“都没事。”姑获鸟说,语气却有些生气。

妖狐却保持摔下去的那个姿势,不看萤草,不看姑获鸟,也不看她怀里睡熟了的大天狗。

神乐大人赶来。看一眼妖狐,觉得有些奇怪,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,便问姑获鸟。

“在隔壁寮子外头捡回来的,说是要去找九尾狐打架。”姑获鸟指一指地上木头一样发愣的妖狐,“就是上回伤他的那只。”


评论(7)

热度(34)